太原市消协公布撤柜、退卡难等6起预付式消费维权案例
商家“跑路”的事儿不时发作。不少顾客明知预付式消费有危险,但仍然乐此不疲,原因也简略:抵挡不住办卡储值时的诱人优惠。10月12日,市顾客协会发布6起发作在我市的预付式消费维权事例,有的顾客维权成功,有的则钱“打了水漂”。先看看事例,记住预付式消费的“坑”,再跟消协的工作人员学学本事,“跳”过圈套消费。  北京亿出行公司,办卡简单退卡难  8月,顾客张先生投诉,2018年8月在武宿机场购买了北京亿出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钻石卡,费用为2900元。但本年四五月份,他发现不能抵扣卡内费用,客服说体系在保护。张先生于8月3日联络该公司客服4006701950要求退款,对方称会处理,之后就再也拨不通电话。致电客服司理,对方以辞去职务为由不予理睬。  市消协工作人员拨打其客服未能接通;之后联络那位辞去职务的司理,对方容许协助联络北京总部。市消协与该公司总部一向联络和谐,对方以种种理由要扣除大部分费用。经屡次洽谈交流,才容许扣除机场基建费交还剩下金钱。历时一个月有余,工作才得以处理。  嘉宝撤柜,“王府井”要“有用依据”  2017年12月,D女士和B女士到市消协投诉:2015年5月太原王府井百货有限责任公司店庆时,在嘉宝品牌各存入数量不等的预付款,但钱没用完就遇撤柜,余额无法消费。之后,联络“王府井”,奉告嘉宝担任人因官司在身,在“王府井”押的钱被冻住,无法赔付顾客,让她们在“王府井”其它品牌消费。2018年,D女士消费完毕,B女士却因一向在外地没及时去消费,后来,“王府井”不让其按约好消费,称等新嘉宝入驻后再消费。成果,新嘉宝入驻后,要求顾客每次只能消费1000元预存款,其他补齐现金。对此,顾客不同意。2019年,顾客再次投诉到市消协,经屡次与“王府井”联络,又通过与北京总部、“王府井”三方洽谈,B女士的投诉终究处理。“咱们还接到4位有相同遭受的顾客投诉。”消协人员奉告记者,这些顾客在嘉宝专柜存入5000元至1万元不等的预付款。有两位的投诉处理,另两位因“王府井”说不在计算的名单内,要求供给有用依据才予以处理。但因原嘉宝公司现已不存在,顾客无法供给依据。  《消法》规则:顾客在展销会、租借货台购买产品或许承受服务,其合法权益遭到危害的,能够向出售者或许服务者要求补偿。展销会完毕或许货台租借期满后,也能够向展销会的举行者、货台的租借者要求补偿。展销会的举行者、货台的租借者补偿后,有权向出售者或许服务者追偿。也就是说,作为租借方的“王府井”,有义务先处理投诉,再追偿。  “杨中记”替换法人,过期不再担任  9月7日,顾客刘先生反映:2016年购买的“杨中记”饮用水票,还有12张不能正常运用,卡面未标明有用期。市消协经与“杨中记”客服联络,对方表明“杨中记”原归于山西新宇豪开发有限公司,2015年之后因为一些债务纠纷,法院已将“杨中记”品牌及客服电话号码运用权判定给山西365度食物有限公司。  山西365度食物有限公司于2016年登报声明:如顾客有山西新宇豪开发有限公司已出售的水票,可在限制时间内与山西365度食物有限公司联络处理,过期不再担任。刘先生手中水票“打了水漂”。  一家顶禾关门,其他加 盟店不能“读卡”  2018年5月,顾客王先生投诉:他家邻近的顶禾蛋糕店关门,原有充值卡不能持续在别店运用。通过市消协了解,太原顶禾蛋糕店都是独立法人运营,每个店的办卡状况均由各自门店计算,再和总公司结算。  但顶禾北京总公司已发作问题联络不上,没办法了解办卡人数及详细金额。所以,其他加 盟店也无法给顾客服务。   “1950西餐厅”,“一起运用”却不行通用  顾客王女士投诉:在解放路迎泽公园西门原“1950西餐厅”处理储值卡,后因为解放路筑路,该餐厅撤除,储值卡无法运用。但该卡反面清晰标明:“运用店面可在1950南中环店与万达店一起运用”。但是,当王女士到卡上所示的这两家店预备消费时,却被奉告储值卡不行通用。而解放路店的电话无人接听,店面也已拆迁,后续问题无法得到处理。   “小鱼儿”洗车房,容许联络会员却刊出电话  2月,顾客张先生投诉:成功街“小鱼儿”洗车房触景生情,原有预付卡会员不能持续享有服务。经市消协现场检查,发现该洗车房大门紧锁。随后,拨打其门头上的预留电话,该店运营者称老家有事无法正常运营,会与现已处理了预付卡的会员取得联络。直至10月份,这位运营者也未处理此事且电话已刊出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